正规老虎机游戏平台 博王体育 - 官渡之战后袁绍依然强于曹操,为何仍会土崩瓦解?|文史宴

博王体育 - 官渡之战后袁绍依然强于曹操,为何仍会土崩瓦解?|文史宴

2020-01-09 14:29:01阅读量:3897

博王体育 - 官渡之战后袁绍依然强于曹操,为何仍会土崩瓦解?|文史宴

博王体育,文/从一

官渡之战曹操属于侥幸取胜,虽然缓解了自身的危机,但并未动摇袁绍根基,战后袁绍依然强于曹操。但拥有河北四州的袁氏却终于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走向败亡,除了袁绍二子不和之外,还有深层的社会背景。袁氏覆亡在三国史里不甚受关注,本文对此作一个全景的介绍和深入的挖掘。

东汉末年,袁绍在众多割据政权中堪称一个巨无霸,一度是东汉末年北方最强大的一股势力,也是曹操统一北方最强大的敌人和对手。

袁氏一门,自袁绍曾祖袁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门生故吏遍于天下”,势力本就很。建安四年(199年),袁绍最终战胜劲敌公孙瓒,据青、冀、幽、并四州,尽有河北之地,实力大增,有军队数十万人。

袁绍以其长子袁谭、次子袁熙、外甥高干分守青、幽、并三州,后方稳固,兵精粮足,已无后顾之忧,地广人众,可动员的兵力在十万以上。

官渡之战袁绍固然损失惨重,但仍有极强的实力,可以说曹操在战后也只是有了自保之力而已,然而为何袁绍集团仍然在战后走向崩溃,被曹操集团完全吞并?

袁曹之间的强弱转换,绝非官渡之战可以概括,而是有深厚的社会背景。

官渡之战,曹操侥幸胜利

一说起袁绍集团的灭亡,很多人立马就会想到官渡之战,认为袁绍在官渡之战后就完蛋了,而实际上,袁绍集团的灭亡绝不是一个官渡之战就能导致的。

人们一提到官渡之战,往往就会想到曹操用兵如神,以少胜多,决定性的战胜袁绍,然后乘胜追击,将袁绍彻底消灭,快速统一了北方,实际上,掀开真实历史的大幕,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就拿曹操来说,虽然遭到了赤壁之战的惨败,但是在赤壁惨败之后,他的整体实力仍然高于刘备与孙权,曹操仍然有强大的实力在随后击败马超,一个赤壁之战并没有导致曹操的灭亡,与赤壁之战相类似的是,官渡之战对于袁绍集团来说也不是致命的。

人们常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对于袁绍和曹操这样实力雄厚者来说,打一次败战,不足以致命,下面我们就来仔细看看。

官渡之战曹操赢得并不轻松。在官渡之战一开始,曹操就险象环生,非常吃力。

建安四年(199年)六月,袁绍挑选精兵十万,战马万匹,企图南下进攻许都,官渡之战的序幕由此拉开。十二月,当曹操正部署对袁绍作战时,刘备起兵反曹,占领下邳,屯据沛县(今江苏沛县)。刘备军增至数万人,并与袁绍联系,打算合力攻曹。

此时的曹操面临着被夹击的危险,正面有强敌,后方也有劲敌,处境十分危险,曹操为保持许昌与青、兖二州的联系,避免两面作战,于次年二月亲自率精兵东击刘备,刘备全军溃败,只身逃往河北投奔袁绍。

当曹、刘作战正酣之时,袁绍谋士田丰建议袁绍“举军而袭其后”,但袁绍以幼子有病为辞拒绝采纳,致使曹操从容击败刘备回军官渡。由于袁绍的失误,错过了一个击败曹操的好机会。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袁绍派陈琳书写檄文并发布,檄文中把曹操骂得无法忍受。二月袁军进军黎阳,企图渡河寻求与曹军主力决战。九月,曹军一度出击,与袁军交战不利,退回营垒坚守。从9月份的战役来看,袁军并非一败再败,而是占了优势。

官渡之战,袁绍并非必败

双方相持三个月,打起了阵地战和消耗战,综合实力不如袁绍的曹操明显处于下风,曹操处境困难,前方兵少粮缺,士卒疲乏,后方也不稳固,曹操几乎失去坚守的信心。

一日曹操见运粮士兵疲于奔命,于心不忍,不禁脱口而出,“却十五日为汝破绍,不复劳汝矣!”这句话非常经典,很多人都觉得这话显示出了曹操的雄才大略,但是我们从曹操说话的前后背景来看,实在看不出曹操说这话的底气何在?

与其说这句话说明曹操很有智慧,但不如说明曹操的确十分的充满乐观,在局势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善于鼓舞士兵志气。

曹操写信给荀彧,商议要退守许都,荀彧回信劝说,于是曹操决心继续坚守待机,同时加强防守。

期间,曹操面临的局面也是险象环生,汝南郡黄巾军刘辟叛变,袁绍使刘备前往相助,又派韩荀抄断曹军西道,皆被曹仁击破。江东孙策意欲偷袭许都,却被刺客暗杀。

十月,袁绍谋士许攸因向主子献策不被采纳,正巧,许攸家里有人犯法,留守邺城的审配将他们逮捕,许攸为此投奔曹操,建议曹操轻兵奇袭乌巢,烧其辎重。

曹操立即付诸实行,亲自率领步骑五千,利用夜暗走小路偷袭乌巢。到达后立即围攻放火。袁绍获知曹操袭击乌巢后,一方面派轻骑救援,另一方面命令张郃、高览率重兵猛攻曹军大营。可曹营坚固,攻打不下。

当曹军急攻乌巢淳于琼营时,袁绍增援的部队已经迫近。曹操励士死战,大破袁军,杀淳于琼等,并将其粮草全数烧毁。张郃、高览后也投降曹操,导致了军心动摇,内部分裂,大军崩溃。袁绍仓惶带八百骑兵退回河北,曹军先后歼灭和坑杀袁军七、八万人。

官渡之战,经过一年多的对峙,曹操以两万左右的兵力,出奇制胜,击破袁军十万,至此以曹操的全面胜利而告结束。

纵观整个官渡之战的过程,并不是如有些人所想象的,曹操善于用兵,战争朝向曹操一边倒,实际上,曹操多次陷入险恶处境,由于许攸的叛逃,使得曹操抓住了好的时机,最终火烧乌巢,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曹操的胜利其实带有很大的偶然性。许攸的叛逃也有很大的偶然性,这个偶然的叛逃对于官渡之战的胜负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官渡战后,袁氏依然强大

官渡之战之后的袁绍及其集团并没有完蛋,而是仍然具备与曹操对抗的实力。

官渡之战战败后,冀州地区发生反袁的动乱,回到冀州之后,袁绍陆续平定了各处的叛乱,由于袁绍平素有德政,去世之时,河北百姓没有不悲痛的,市里巷间挥洒着眼泪,如同失去亲人一般。可见,袁绍还是很得民心的。

袁绍死时,整个袁绍集团的主要力量还存在。儿子袁尚是冀州刺史,长子袁谭是青州刺史,外甥高干是并州刺史,次子袁熙是幽州刺史,这些地盘在东汉末年时期都是非常富庶的地方,尤其是冀州,更是大州,若他们团结一致,曹操也很难对付。

实际上,官渡之战的作用是被夸大了,它并没有决定曹操集团的最终胜利,也没有决定袁绍集团的最终失败,只是缩小了两者之间的差距。

经过此战,袁绍集团停止了对曹操的大规模进攻,曹操集团开始转入反攻阶段,但是由于袁绍集团实力尚存,袁绍刚死时的袁氏集团对于曹操来说,无疑仍然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建安七年(202年),袁绍病死。袁绍以袁尚美貌及后妻刘氏所喜爱而欲立为继承人,但未正式表态。这就为袁氏集团的内斗埋下了隐患。

众人欲以袁谭为长子而立为继承人,但逢纪、审配一派与辛评、郭图、袁谭一派不和,审配等因为惧怕袁谭即位后加害,私下改袁绍遗命,立袁尚继位。

袁谭不能继位,自称车骑将军,驻扎在黎阳。袁尚不增兵给袁谭,更命令部下逢纪紧盯,袁谭要求配兵却为审配所拒绝,一怒之下杀了逢纪,兄弟二人渐成仇敌。

袁谭、袁尚兄弟阋墙

建安七年(202年),曹操攻打袁谭,袁谭向袁尚求救,袁尚害怕袁谭得到士兵后不还,于是留审配留守根据地,自领士兵救援。

建安八年(203年),曹操进攻黎阳退走后,袁谭要求铠甲及士兵,袁尚拒绝。袁谭大怒,郭图、辛评借此机会对袁谭说:“先君(袁绍)把将军过继给其兄(袁基)做后代的,都是审配用来构陷您的。”袁谭觉得有道理,就率兵攻打袁尚。

袁谭、袁尚的长时间不和,终于导致双方发生火拼,袁绍的两个儿子为了争夺继承权而大打出手,双方在外城城门交战,袁谭战败,就率领部队退回南皮。

袁谭在敌不过袁尚走投无路之际,采纳谋士的建议,向世仇曹操乞降。之后联合曹操攻打袁尚,不久叛变。

建安九年(204年)二月,曹操乘袁尚出兵攻打袁谭之机,进军围攻冀州首府邺城,袁尚闻讯从平原撤军,率军回救,曹操进军将其营寨包围,袁尚害怕,请求投降,曹操不许,袁尚乘夜逃跑,袁军溃散。

袁尚逃奔中山,曹操命人拿着缴获的袁绍的印绶节钺招降邺城守军,城中斗志崩溃,邺城遂为曹操攻破,从这一年起,曹操把据点北迁到了冀州邺城,政令军队此后皆从此出,而汉献帝的都城许县只留些许官吏。

建安九年(204年)十二月,曹操率军把袁谭包围南皮。建安十年(205年)一月,在曹操的急攻下,南皮被攻破,袁谭在逃亡时被虎豹骑所杀,曹操进城后,杀了郭图等人,将他们的妻子儿女也杀了。曹操以负约为名,顺利攻灭袁谭,冀、青两州平定。

袁尚兵败后,逃奔幽州刺史袁熙,不久,袁尚、袁熙又逃奔三郡乌桓,建安十一年(206年),曹操攻灭高干,平定并州。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又远征乌桓,取得胜利,彻底肃清了袁氏的实力。

纵观整个历史,在官渡之战之后,曹操用了七年时间,并且多次经历艰苦作战,才最终彻底的消灭了袁绍集团,而且是建立在袁绍在生前没有处理好继承人问题使得袁氏兄弟内讧不断,曹操得以借力打力的条件下实现的。

袁氏亡于本地人与外地人的倾轧

袁氏兄弟内斗除了他们不识大体之外,与袁氏谋士内斗也是分不开的,袁绍麾下不同地域士人间的长期斗争倾轧才是袁绍集团最终失败的深层原因。

袁绍手下谋臣武将主要来自两大地域。一派是与袁绍同属河南的士人,包括颍川的荀谌 、郭图、辛评、辛毗兄弟、武将淳于琼,以及与颍川邻近的南阳的许攸等。

颍汝士人多互相结交,且家族联姻,比如荀氏就与同郡的辛氏、钟氏和陈氏相互联姻。当这些河南士人离开故土去冀州(河北)辅佐袁绍,更需要与同籍士人抱团结党、维护共同利益,从而在冀州形成了颖川士人集团,与袁绍的河北本土势力发生矛盾冲突也就不足为怪。

另一派是河北本土士人,主要有沮授、田丰、审配以及武将张郃等人。袁绍初夺冀州时,为巩固统治并平衡河南集团,笼络重用冀州士人:

命沮授为别驾,后来擢升为奋武将军 , 监护诸军,审配任治中,田丰为别驾。

治中和别驾都是冀州牧的高级佐官。河北士人普遍正直、刚烈、直言敢谏,与善变通的中原士大夫形成对照。

袁绍集团里的逢纪是一个特殊人物,他也是南阳人,是颍川集团的边缘人物,后来反而向冀州本地士人靠拢。

袁绍在统治冀州前期,还能居中协调颍川与河北士人,但两大集团在政治取向、军事战略和经济利益的冲突一直存在。

199年灭掉公孙瓒之后,为实现称霸野心,袁绍欲与曹操决战。为此,颍川集团和河北士人意见相左,矛盾激化。

沮授认为与公孙瓒多年战争后师老兵疲,应该屯田整修,同时派精锐骑兵,抄扰曹操控制区,令他疲于应付。郭图针锋相对地宣称,袁绍此时军力强盛,正应该一鼓作气消灭曹操,所谓机不可失。

袁绍此时志得意满,采纳了郭图的建议,决定南下伐曹。

这次军事策略的斗争冲突中,颍川谋士又牢牢抓住了袁绍急于功成的骄纵心理。沮授为人刚直,他的建议高明周全,但不得袁绍之心。而且沮授不知进退,继续强谏,同时郭图进谗言,袁绍遂剥夺了沮授大部分兵权,分给了郭图和淳于琼等人。

河北另一个主要谋士田丰在曹操攻击刘备时,就建议趁机攻击许昌,这样曹操腹背受敌,袁绍胜面大增。袁绍为人犹疑,不能把握稍纵即逝的良机,竟以儿子生病为借口拒绝。

打击曹操的最佳时机错过后,田丰又不适宜地强硬主张应该缓图曹操,和沮授思路大致相同,但此时袁绍已下定决心大举攻曹,故一怒之下将田丰下狱。

郭图向袁绍进谗

至此,河北集团最优秀的两大谋士基本失去对袁绍的影响力,河南颍川集团全面胜利。

官渡之战爆发后,两个地域集团的倾轧争斗达到高潮。河北豪族审配当时留守邺城,以“许攸(属于河南集团)家不法,收其妻子”,许攸大怒,叛袁投曹。

其实,在袁绍优待豪强的政策下,冀州豪族普遍有些不法的勾当,审配家藏匿罪犯,恶劣程度或许还超过许攸,“不法”只是审配打击河南集团的借口。

严格执法本没有错,但平时和战时应该是有区别的,尤其是对于前线的大臣家人。只要不是通敌,这执法还是应该考虑时机的。

即便需要立即执法,也应该和最高长官袁绍沟通一致,以便袁绍是否要对许攸采取限制措施。但审配直接就这样做了,所以说,无论这执法有多么的正确,总掩盖不了窝里斗的本质。

许攸叛降对曹操的胜利有决定性意义。河北士人逼走许攸,小占上风,颍川士人马上还以颜色。

河北名将张郃在乌巢防守上与郭图意见不合,后者又向袁绍进谗言:“(张郃)军败,出言不逊”。张郃畏惧,于是临阵投降曹操,袁绍军崩溃。

由以上分析更加加深了我们的印象,官渡之战曹操赢得侥幸,他取胜的真正原因是袁绍阵营颍川与河北集团激烈内斗而导致的两次叛降,而这两大集团的矛盾冲突由来已久,并非偶然争斗。

官渡战败后,逢纪向袁绍进谗言,“田丰听说将军失败,拍手大笑,因为他说对了”。袁绍遂杀掉田丰。沮授被曹操擒获,却密谋回归袁绍,又被曹操杀掉。

202年袁绍病故,他两个还算有才干的儿子袁谭和袁尚开始争夺河北地区统治权。两大集团分别辅佐袁谭袁尚,继续内斗,颍川集团的郭图、辛评、辛毗支持袁谭,河北的审配以及逢纪支持袁尚。

逢纪与审配本来不合,但后来与审配关系改善,遂支持袁尚。在袁谭、袁尚的斗争中,审配借刀杀人,逢纪为袁谭所杀。

袁谭一度被袁尚围城,派辛毗向曹操求援,辛毗与曹操麾下的荀彧、荀攸等人是颍川同乡,还有联姻关系,于是很快投降曹操。辛毗甚至向曹操建言拿下河北的好处。

曹操出兵,先后击败袁谭、袁尚,杀了郭图,生擒审配(辛评为审配所杀 ),审配宁死不降。颍川与河北集团的内斗终于彻底葬送了袁绍势力。

外地人和本地人的矛盾,不仅存在于袁绍集团同时也贯穿三国各政权,其中,对于袁绍集团的危害极大,袁氏谋士的争斗加速了袁氏的灭亡。而袁氏兄弟在谋士怂恿下的内讧则将强大的袁氏集团推向了全军覆没的不归路。

谋士窝里斗,袁绍父子责无旁贷

袁绍的属下为什么善于窝里斗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袁绍及后代的昏暗不明。

纵观历次袁绍谋士的争斗,所造成的谋士被杀,谋士之间的钩心斗角都只是外因,袁绍及后代都不是合格的好主公才是内因和主因。

因为即便有人进谗言,但是拍板权还是在袁绍父子手里,最终下令的还是袁绍父子。

袁绍御下确实不及曹操

实际上,在任何一个集团内部都会有不同意见,尤其是在局面复杂浑浊的情况下。从某种方面来说,有不同意见是一件好事,这可以从不同的侧面去看待事物,弄清事情的真实面目,从而更加接近事务的本质。

假如一个集团的人对于每一件事情都是一个声音一个看法,这只能造成一个集团的盲目行动,说明整个集团都已经头脑发昏,反而会对整体利益不利。

对于这些不同意见,关键在于君主的把握、理解和如何取舍。可以说,袁绍智谋不足、为主不明、心胸狭窄和缺乏决断造成了属下的窝里斗。

作为一个主公,要知道臣下是为事还是对人。为事,可以让属下尽情的发表自己的意见,抒发自己的见解,而对人,则要慎重对待,尤其是对于那些总是把事情引向个人攻击方面的人,必须有所警惕。

专制帝国时代是家天下,主公(皇帝)是最大的财产拥有着,一个人为主公出力,也是为了得到主公以下的最大利益。高明的主公会让属下进言尽智,通过论功行赏来让他们获取利益,而绝不容许他们损毁他人来“私自”得利。

而袁绍,恰恰更多地把精力用在了听取部下对人的相互攻讦上,这是一个不明君主的显著特征。比如说田丰一事,怎么就不能听听田丰是怎么说?

所以说,袁绍的部下善于窝里斗,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袁绍本身。袁绍在有人进谗言之时,不仅没有明辨是非,去惩罚进谗之人,却相信谗言,冤杀忠臣。正是由于袁绍和后人的昏庸,才使得其集团内部的争斗一发不可收拾,愈演愈烈。

回顾袁绍及其后代的败亡史,强大的袁绍集团在官渡之战中失败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官渡之战并非是其灭亡的主要原因。战后,袁绍集团凭借以往的根基,仍然拥有强大的实力。

袁绍父子的失败除了曹操难对付之外,更关键的原因在于袁绍在生前没有解决好接班人的问题,其谋士又互相争斗,导致袁绍儿子之间不和产生内讧,给了曹操以可乘之机,最终,被曹操各个击破而消灭,强大的袁绍集团土崩瓦解。

欢迎关注文史宴

专业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专业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Copyright (c) 2013-2015 audiophilecds.com 老虎机游戏在线玩 版权所有